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首页  »  家庭乱伦  »  [甘蔗林里的公公与媳妇]作者:不详
[甘蔗林里的公公与媳妇]作者:不详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内容可能含有裸聊、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祝大家生活性福!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两个地址发布页!方便随时找到[av天堂 av视频 av在线 亚洲av 国产av 成人av 日本av 欧美av]

地址发布页: 地址发布页:
甘蔗林里的公公与媳妇
 

 字数:6636字
 
  「阿明,不要去了好不好?要不,我也要跟你去。」「不行,你也去了,爹 和小弟怎么办,家里没有一个女人也不成的。」
 
  结婚一年的阿明和妻子小娟在房间里谈论着出门打工的事。阿明有一个46 岁的爹和一个18岁在读高中的弟弟,他娘在两年前因病去世了,一年前,他爹 叫人给阿明介绍了邻近二村的小娟结了婚,小两口生活甜甜蜜蜜的好不令人羡慕。 
  几天前,爹爹说家里的农活并不太多,要阿明去南方打工赚钱养家。
 
  「我们才刚结婚不久,现在就要离开,那我如果想你了怎么办?」「你个小 骚货,是想我的家伙还是想我的人哪,小骚货。」
 
  「嗯,你笑我,我不来了了。」「你个小骚货,明天我就要去打工了,可有 两三个月的时间不能你的穴了,今晚我可要好好的干你,我要把你干得向我求饶。 你今晚要搞死了你。」
 
  「我才不怕你呢——,反正明天你要去了,我也要有好几个月不能挨了,谁 怕谁呀。」
 
  阿明摸着小娟的身体,喘着粗气,慢慢地解开钮扣。农村的女人还不大习惯 戴胸罩,一打开,就露出了两个鼓鼓的大奶子,阿明马上把嘴凑了上去,轻咬着, 左手滑下腰,褪下她的长裤,探进三角禁区。
 
  「嗯,阿明,痒痒」「小骚货,你不是很喜欢嘛。」
 
  「嗯,快点儿了,痒死了快点儿吗。」
 
  阿明迅速地除去小娟最后的障碍物。一具惹火的身材,阿明的下身也迅速的 鼓起,三角禁区的几株杂草,冽开着一条小溪,下流着欲望的淫水,蛤口一张一 合的,仿佛在叫嚷着阿明的鸡巴。
 
  「啊——啊——嗯,快点儿,快,快——,嗯——啊——啊」
 
  阿明迅速脱下在自己身上的衣物,露出那条大肉棒,一翘一翘的,欲火上涨, 青筋鼓涨。他把大鸡巴狠狠地插进小娟的阴道内。
 
  「啊——啊——好舒服,啊——啊——,阿明,用力,再用一点力,啊啊— —啊——」阿明听着小娟的叫床声,积极地向里挺进。
 
  房间窗户的那一头,阿明他爹的房间里,阿明老爹正通过墙壁上的一个洞, 向这边张望。他脱下了裤子正用力滑动他的肉棒,搓挤着无法发泄的欲火。阿明 的打工,本就是老头为了下一步的欲望而作的步骤,只有先把自己的儿子支开, 才有可能得到这惹火的媳妇。
 
  只见阿明那根大阳具在小娟的阴户来回上挺,速度越快,沉沉的传来「沽滋 沽滋」的声音,小娟的呻吟闷声也越来越大,小娟身微微摇晃身躯,双手紧紧搂 住阿明的脖子,嘴里模模糊糊地哼着:「啊啊……嗯…嗯,阿明,你真行,嗯… …不要停,用力……快用力,我要你…啊……」
 
  伴随着小娟的淫叫声,阿明把小娟的身体拖向床沿。小娟的一双玉腿被放在 了阿明的肩上,阿明用力的狠狠抽插着。虽然是平躺在床上,小娟的奶子仍然很 坚挺,随着阿明的一次次冲击,波涛汹涌着。
 
  阿明将小娟的腿放下,又压了下去。他的臀部上下俯动,小娟长发凌乱头枕 在一边,眼微闭,不住的哼哼,双腿交叉放在阿明的臀部上,随着阿明的起伏, 身体有节奏的向上迎凑着……
 
  突然,小娟叫出了奇怪的声音:「喔……顶…顶到花心了…啊……嗯……啊 啊………噢……」阿明儿狠狠地向下挺着,看见小娟的股间的肛门一缩一缩的, 知道她的高潮快要到了,粗喘着气向猛抽:「小骚货……把我的…我的鸡巴…夹 …夹得……好…好爽……叼喔……看我怎幺……怎幺干你……你…你个小……小 浪蹄子………」
 
  阿明他爹在外面看得欲火上烧,浓白的精液喷到墙壁上,满手都是。
 
  「小娟……娟…你夹得真紧……喔……」
 
  「噢……要………要…丢了……啊…阿明…你真行……啊……丢了…」屋里 传来了阵阵「沽滋」「沽滋」的声音,阿明忽然喊了:「要……射了…射…射了 ……」
 
  阿明奋力一挺,软软地趴在小娟的身上。
 
  「赶快……射……射……全部…都…射进…里面…面……快…」小娟紧紧抱 住阿明,腰部不住地上下套弄。
 
  小娟的阴道冲进阿明浓浓的乳精液,热烘烘的,全身痉挛抽紧。两人抱在一 起不停地喘息,小娟的屁眼也一阵一阵的收缩着,刚才的高潮还没有消退。 
  老爹在房间里喷出了第二次浓精。
 
  「小骚货,……干得你……舒服吗……」
 
  「阿明…你………你好厉害哦……以前…怎幺没有这幺有力…」
 
  「明天就在…去打工了。再不…猛你就…没得了,干得真爽……」
 
  「等会儿,我再干你一次,我要把你一次干个够……小浪蹄……」
 
  随着阿明的打工,老爹开始实施他的占有计划了。要知道老爹对于这个机会, 已经熬煞了将近二个多月的时间。那一天,天气酷热,老爹乘凉回家,无意间发 现小娟在屋里,脱了上衣,露出两个丰满的奶子,在那支老电风扇前吹风。整整 一年禁欲的老爹一下子呆了,下身马上作出快速反应直直而起,心里彭彭直跳, 跑到厨房喝了一大壶凉水,也禁不住心中沸腾的那股欲望。从此以后,脑中老是 那两个浑白圆满的大奶子。整夜无法入睡。
 
  终于禁不住心中的欲火的煎熬,在墙上开了个小洞,夜里开始偷窥小两口的 做事,以求满足。哪知,越看心中的那股欲火越燃烧,火热越来越凶猛,终于也 无法忍受干枪的折磨,设计了阿明的打工,把媳妇纳入自己的进行范围内。以便 更容易实现心中的打算。
 
  老爹知道媳妇小娟怕热,天气一热,她就会把衣服脱下,让身体凉快。只要 创造一个热的环境,就可以很容易的得到那副诱人的身体了,就可以享受那长久 以来快要遗忘的滋味了。老伴的死,有一半就是因为老爹的纵欲而折磨出来的。 
  那股旺盛的欲火一经引起,就像火山爆发,一发而不可收拾。
 
  今天,老爹在阿明打工半个月后的今天,在等小娟出现渴求的时候,终于可 以实施心中计划已久的方案了。
 
  「媳妇,你小叔今天要去上学没空。甘蔗又要瓣叶,今天你也同我一起去甘 蔗林那去做吧。」
 
  「好的,公公,你先去,等我把碗筷洗好后再去。」
 
  「好,你等一下,带一水壶水去,今天天气好象太热了,流汗会很厉害,要 多带点水,不要中暑了。」
 
  「好,等一下我带去。」
 
  「那我先去了。」小娟收拾好东西,装了一口壶水,也赶到甘蔗林里去工作 了。
 
  「公公,你在哪里?水壶我带来了。」
 
  老脸爹应专声出来,假装口渴,喝了一口水。说:「媳妇,你在这边做,我 去那一头忙。」
 
  「好的,公公。」
 
  老爹知道,虽说媳妇怕热,但如果是在公公的在面前脱下衣服,还是不可能 的,她会羞耻,就会忍耐而不脱了。所以,必须创造一个无人的环境,这样,她 才会无所顾虑的在热的时候脱下,等到突然而来的公公的到来时,已经无法掩饰 了,那时,便不会那幺羞涩了,那时,也就容易下手了。
 
  小娟不明老爹心里的阴谋,已经勤劳的开始干活了。
 
  天气确实很热,不到半个小时,小娟已经开始有点儿受不了了。心里想:甘 蔗林这幺密,外面的人也看不到,除了公公应该没人在了,公公又在那一头,也 不会跑来这里的,而且我也是脱下衣服让风吹一会儿而已,应该没有那幺巧的。 
  心中想着,便除下了上衣,抖出了那对诱人的白乳,拿着斗笠轻轻摇起了风 来。身上凉凉的感觉,真令人舒服。
 
  早在旁边偷窥的老爹已然明了,机会已经出现了。深吸了一口气,平静一下 圆乳带来的冲动,也脱下衣服,剩下一条四角内裤,假装口渴难受的样子,慢慢 的走了出来。
 
  「媳妇,水壶在哪呀?口渴死了,今天的天气真的是太热了,真热!」
 
  小娟一时无法应付,转过身子说:「在那里。」
 
  「太累了,坐着休息一会儿,媳妇,你去帮我把水拿来。真是热死了,脱了 衣服还是很热,今天的天气真是厉害呀」
 
  小娟一时真的很尴尬,想去拿,上衣又没有穿,露着大奶子,不好,可是公 公叫的事不去做,也不孝道。一急不知道要怎幺做了。可是公公又像是没有看到 自己的尴尬,该如何呢?一时呆住了。
 
  老爹仍旧假装:「怎幺了,媳妇,还没有拿?」
 
  小娟没办法了,又不好跟公公说,公公又在催,只好拿着水壶,走到公公的 面前把水递给他。
 
  老爹装作无意抬头,接过水壶,说:「哦,你也把衣服脱下来吹凉了,」 
  「嗯,刚才我看天气很热,所以也把衣服脱了下来了」小娟有点儿羞涩的说。 
  「这样才对,热了就把衣服脱下来凉一凉,累了就要休息一下,不要把自己 弄出病来。」
 
  小娟一听,把刚才的尴尬一扫而空,取而代之的是对公公体贴的一丝感激。 
  老爹趁机说:「在这里会比较热,你可以到那边的草席那里去,那里平时有 风吹。
 
  我就经常在那里吹风的。「老爹用手指着甘蔗空地里的那张早就布置好的席 子。
 
  「真的,我去坐坐看,公公,你也可以一起在那里乘凉吹风呀。」心里感激 的小娟也叫上公公。殊不知这正是老爹渴望的请求。于是,老爹也就顺意同小娟 去了。
 
  一坐在草席上,老爹便和小娟愉快的交谈起来:「媳妇,阿明去打工这幺久 了,你还习惯吧,」
 
  「习惯了,」
 
  「有时比较重的活儿,累的时候可以叫公公来做,家里只有你一个女人,如 果累倒了,这个家就不成样子了,要注意自己的身体,知道吗?」老爹偷偷的瞄 着小娟丰满的胸部,控制住自己越来越冲动不安的语气,缓缓的说着。
 
  小娟心头涌起一股激动,感动地说:「公公,我好的,我会注意的。」
 
  这时,老爹愈来愈控制不住自已了,他猛的向小娟扑去。,一把将小娟压在 身下。
 
  「公公,不要这样,你是我公公,这样不行的。求求你了公公。」
 
  老爹这时那里会把到口的东西放弃「媳妇,我看知道你很想和你阿明做那事, 你很想了吧,但是阿明不在这里,我也很久没有做这个了,我也很想做一次,我 忍不住了,你就让我干一次吧。」
 
  「不行呀公公,你是我公公,这样做的话会让我说让人骂的,会让人瞧不起 的,如果被人知道话,那就惨了,我们不可以这样做的,公公,啊,不…不可以 的」
 
  「没关系,这里没有人知道的,你就让我干一次,让公公舒服一下,自从你 婆婆死了后我一直没有做这种事了,今天你真的让我忍不住了,我一定要干一次, 我忍不住了。,」
 
  「我们这样会对不起阿明的,他是你的儿子,我是你儿子的老婆,我们不行 的,不可以这样做的,公公,你是我公公呀,……不…不…要这样…啊…公公… 不要这…样,…不可…以的……」
 
  老爹一边说话一边对小娟发起进攻,他的双手按在媳妇的双乳上用力的搓挤 「可以的,你不说,…我也不说,没人知道我们做了这事,没有人知道的,」 
  老爹开始用他那有点粗糙的手按在小娟的丰乳上,轻轻地摸着,慢慢地挤、 捏、搓,老爹努力平息自己乱颤的心和轻微抖动的手,控制第一次在儿媳妇胸部 的柔软感觉,轻轻、慢慢、缓缓地调逗。
 
  公公的手在自己的胸部轻轻、慢慢地挤搓,引起小娟已好久不曾出现的性感。 
  小娟的挣扎不再那幺坚决了,她有些享受地轻轻躺着不动,享受那种阿明的 离去便不再出现地性感,那种由于异性的抚摸而传来的阵阵舒服。
 
  老爹把那略为粗糙的手放在儿媳妇美丽的阴户上,轻轻地挑开儿媳妇的阴毛, 慢慢地骚痒。一种快要遗忘的酥麻,从那个黑三角地带慢慢扩散到小娟的全身, 小娟舒服地轻轻呼出一口气,心中想着:千万不能产生快感,千万不能。但在心 中却又很享受这种感觉。那种在阿明的手抚摸时才出现过的那种快感。
 
  小娟不再挣扎了,从那里传来的酥麻,让她软软地感到舒服,已经没有力气 回答老爹地话了,即使是简单的嗯,也舍不得出口,深怕一开口就把这种好久以 来不曾再有的感觉消失。
 
  老爹用他的中指探进小娟的小穴,在里面借机轻轻缓缓地扣抓,用心要调起 媳妇将近半个多月来的那种性感。随着老爹的手的挑逗,小娟的身体明显地出现 了性感,雪白的,丰满的诱人身躯出现了轻微的抖动,喉头里也有一股快要出口 的呻吟,被压在口腔里面。
 
  小娟自己挺开了自己的双腿。里面露出了鲜红的嫩肉,微微泛着水灾。
 
  老爹一看到这些,已经知道媳妇开始出现性感,已经有了快感了。心中笃定 自己今天一定能够得到媳妇的身躯了,能够获得成功了。那条很久以来都在干搓 的鸡巴,今天就能够进入桃源洞,获得滋润了,可以享受那个长久以来在儿子身 下的美丽、丰满和身躯了,那具大阳具马上涨满青筋,在那条四角内裤手搭起了 一个高高的帐篷,像一匹拴不住的野马。
 
  小娟在老爹有预谋的挑逗之下,下身的酥麻感迅速地扩散到了全身,下身那 个可爱的,饥渴的地狱,已经泛滥成灾了,那种空虚的渴望也在催眠着她的神志, 极需有一根粗大的东西来塞满那空虚,那种渴望在逐步地侵蚀着小娟的神智。从 红色的小溪里流出了缓缓的淫水。
 
  老爹看到媳妇里面粉红的嫩肉里流出了淫荡的爱液,心中那股欲火顿时爆发。 
  当公公的舌头伸直去的那个时候,小娟感到心中渴望的那种美迅速的充满也 小穴,很迅速的蔓延全身,身躯也开始变得性感起来了乳头开始渐渐硬化。淫水 随着舌头的伸缩不断地向外流出,慢慢地滴落地面。老爹看得全身血脉贲张,脸 上火热热的,忍不住欲火高升,老爹不自主地将四角内裤脱下,露出那条久未滋 润的大阳具,青筋暴涨,马眼里已经流出了透明的欲液,一翘一翘的,正寻找一 个湿润的桃源洞。
 
  老爹终于再也忍不住了,把他那一根炎热的阳具对准小娟的穴口,轻轻地不 断摩擦着小娟外露的阴唇,将龟头在她湿湿的穴口四周转动。
 
  小娟舒服地轻轻喘着气,从全身传来的那股快感,迅速的淹没了小娟的神智。 
  老爹慢慢地挺着阳具向小穴里面穿探。小娟马上从穴口处感觉到那根大阳具。 
  「我会让你舒服的,儿媳妇,我也会很舒服的,」说着,老爹猛的把下身一 沉,把那要大阳具完全插进小穴里面,只留俩个卵蛋挂在外面。
 
  「啊……好舒服哦……好美……」老爹猛的把下身一沉,把那要大阳具完全 插进小穴里面。
 
  小娟的声音越来越小「不可以的——啊——真的,不可以,公公——不,不 行的,啊- 哦- 好舒服- 啊- 」
 
  「我以前就想干你了,每次你和阿明做事,我都看见了,今天我一定让你很 舒服的,儿媳妇。」
 
  「哦……啊……喔……啊…喔…」小娟不再回答了,她发现她自己其实也很 想,很希望老爹的侵犯,不但有快感,还有一种冲破伦理的道德刺激,小娟的小 穴因为老爹的一抽一送,发出滋滋地声音,小娟已经完全默认了老爹的奸淫了。 
  嘴里开始不断地哼着、呻吟着。「啊……啊…喔…好……」
 
  「公公。美……美死…了,再用…用…力往里……里面顶……啊…太好了… …喔……」
 
  小娟已经不自禁的摇着头,头发散乱不堪,哼哼地喘着气。老爹先是慢慢得 抽送,小娟的双腿架在他的肩膀上,低头就能看见老爹的鸡巴在下面进进出出, 进去的时候能带进小娟那几根较长的阴毛,出来时候,一圈鲜红的肉也跟着出来。 
  小娟开始随着老爹抽送的节奏,使劲的迎合着,当老爹往里送的时候,小娟 就把屁股用力撞了过来。由于屁股上早就沾满了她的淫水,一撞击就发出「啪啪 啪啪」
 
  的响声,就像村里的狗喝水一样。
 
  老爹见小娟如此兴奋与饥渴的样子,猛烈的抽送起来。
 
  老爹抽插了一段时间后,把小娟的身子反转过来,想从背后插入阴道。从背 后看,小娟的肉缝和两片肉真好看。小娟努力的弓起背,她的屁股真是丰满,又 白又嫩,老爹「啪啪」打了两下,又使劲捏了捏。鸡巴对准小穴,「噗兹」一声, 很干脆的插了进去,这样插的能格外的深,鸡巴有多长就能进去多长。老爹的手 放在小娟的腰处,手往后拖,鸡巴往前冲,就听见「噗兹噗兹噗兹」的插入声音 和「啪啪啪啪啪」的撞击声,还有小娟「啊」似「哦」的叫唤声。
 
  许是有些累了,老爹躺了下来,让小娟坐到上面。
 
  小娟把着老爹的大鸡巴,用她的穴套了下来。
 
  小娟挺起身子,屁股往下一坐,老爹的阴茎就尽根而没!于是她就这样骑在 老爹的身上,屁股往下,老爹有时候搓着她的奶子,有时候抱住她的腰,帮着她 起来,然后狠狠的往他的鸡巴上一摁!
 
  小娟的穴中已经成了汪洋大海了,把老俩人的阴毛都弄得湿的粘糊糊的,老 爹的睾丸上也全是水,两人整整干了一个多小时,最后老爹紧紧抱住小娟,下身 猛列的抽插着,在最后猛地用力一挺,射出了浓白的火烫的精子。小娟也在这时 过到也高潮。双方都下来喘着疯狂后的粗气。
 
  「公公,你真厉害,比阿明还要好,你干得让人家真的很舒服,阿明都没有 让我这幺舒服过。」
 
  「公公已经有两年没有做这事了,两年来我积到现在,才在你身上发泄出来, 你知道吗,每当你和阿明在干地时候,我都在隔壁看着,让我真的很难受。」 
  「真的呀?我和阿明怎幺不知道。」
 
  「我只是挖了一个小小的洞,回去我指给你看,你就知道了。刚才我干你干 得舒服吗?」
 
  「嗯,公公你最坏了,你把我骗来做工,是不是早就想好在干我的,是不是? 
  「你现在知道可晚了,你舒服不舒服?
 
  「你最坏了,干得人家小穴现在还红红的,有一点痛呢。你都不爱惜人家的, 让人这幺痛。
 
  「好好,是公公的不对,晚上再让我好好的,轻轻地痛你。
 
  「不来了,不来了,你晚上还要欺负人家。我不来了,不来了……」
 
               【全文完】
 

    我們不生產AV,我們只是AV得搬運工! 防艾滋 重健康 性衝動 莫違法 湊和諧 可自慰
    警告:本站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陸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沉迷於成人內容!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页面于2021-08-01更新.